<table id="z2kebe"><optgroup id="z2kebe"></optgroup></table><strong id="z2kebe"><small id="z2kebe"></small></strong><tt id="z2kebe"><div id="z2kebe"></div><sup id="z2kebe"></sup><bdo id="z2kebe"></bdo><tr id="z2kebe"></tr></tt>
        1. 當前位置:首頁->術語->正文

          <br>  淡定,遇事波瀾不驚,才會看清波詭雲谲的多變

          無意間,看到兩句詩:觸目橫斜千萬朵,賞心只有三兩枝。甚是喜歡,似與多年未見的朋友偶遇,有一種親切感,溫馨感,愉悅感。梅花橫斜,點綴千萬。其中自不乏嬌豔,妖娆者;而賞心者卻只有那麽三兩枝。可是,這于賞梅者而言,早已足矣。賞梅之樂,似乎也莫過于此。倘若千朵競放,竟無一枝賞心,那麽,縱然那梅再嬌,再豔,再妖,再娆,似都與己無關。一切只因,你不賞心,十選五不心怡。
          梅如是,人亦然。所不同的是梅只能被賞,而人卻能互賞,賞我心者是你,你賞心者有我。觸目茫茫人海,高矮胖瘦千萬人,如果賞心只有三兩枝,那聽起來多少有些唐突,有些冷絕,有些傷感。竊改“有”爲“需”,自以爲佳。賞心只需三兩枝,這樣,賞心者有三兩枝也好,有千萬朵也罷,我們只需三兩枝,不必多,勿嫌少,三兩枝,足矣。
          兩個人,彼此賞心,既是一種幸福,也是一種溫暖。
          假如你的生日除了父母之外,幾乎沒有人知道。而就在你生日那天,突然有個人——或是多年未聯系的舊友,或是昨天剛結識的新朋,打電話祝你生日快樂。在那一瞬間,你是否驚訝于你的生日日期,他(她)如何得知;你是否能夠想象他(她)爲能獲知你生日日期而做出的種種努力;你是否會撫手瑤琴,把他(她)當作你一生的知己。
          假如你終日寡言,心事只能對文字傾訴。在周圍所有人說你或清高,或老實,或木讷的同時,有個人突然對你說:其實,你有一顆火熱的心,你心中充滿了愛,愛每一朵花,愛每一棵草,愛每一個人;你不是不愛說話,只是不擅表達而已,與清高,與老實,與木讷毫無關系;就像一個精美的CD別人聽不到它優美的旋律,與質量,與品牌,與價格毫無幹系,一切只因,還未曾按下“播放”的按鈕。當你聽到他(她)這些字字都觸動你心弦的話語時,你是否會給他(她)一個深深的擁抱,輕輕地對他說,我的心,只有你懂;你是否會與他(她)相視一笑,伸出手,說,來,跳一支舞。
          假如你被誤解,在每個人都對指指點點,對你冷嘲熱諷,甚至漫罵羞辱時,在你千解釋萬解釋都毫無作用,在你傷心悲泣、痛不堪言時,有個人突然對你說:我相信你;你不必解釋,解釋有時是多余的,因爲懂你的人不需要它,不懂你的人更不需要它;而我,懂你。聽著他(她)的安慰,你看到了他(她)眼中流露的堅信,觸摸到了他(她)手中濃濃的關懷,感受到了他(她)心中傳遞的溫暖。你是否會懷疑他就是那個能聽懂你琴音的鍾子期;他就是那個送別你時沉吟“勸君更進一杯酒,西出陽關無故人”的王摩诘;她就是夜爲你挑燈披衣,晝爲你校訂批閱的脂胭齋。你是否會熱淚盈眶,忘記了說聲謝謝,只一遍又一遍地重複張愛玲說的那句話:因爲懂得,所以慈悲。
          我想,如果是我,我會的。我會把他(她)視作一生的知己,我會與他擁抱,我會和他跳一支舞,我會熱淚盈眶地對他說,因爲懂得,所以慈悲。盡管這與愛情無關,盡管這純粹是友誼,但爲他(她)值得,值得與他相攜一生。並且,百世。亘古。永恒。因爲,我知道,無論我再活多少年,無論我再交多少朋友,這世上,她是唯一的她,惟有她懂我,我的孤單,我的寂寞;錯過了,我將再也,再也找不到,另一個她了。
          觸目橫斜千萬朵,賞心只需三兩只。不必多,多了賞不過來,畢竟,年華易逝,歲月易央;勿嫌少,少自有少的情趣,寒冬飄雪之時,邀三兩賞心之友,或品茶吟詩,或踏雪尋梅,亦別有一番風味;三兩枝,足矣。倘若,上蒼有意,再能與之偕老,相期期頤,那實爲三生有幸也。

            常居于鬧市,眼眸早已烙滿了鋼筋水泥的影子。我仿佛是魚缸中的一尾魚,只有日複一日地奢求著,能背上一份悠然的心情,帶上一份悠遠的回憶,去尋覓思緒深處那一道無法掩蓋的痕迹:江南。
          江南只是一個夢,一個在詩書畫卷、桃花杏雨裏蟄伏著的夢。沒有機器的轟鳴,只有澄澈的流水靜靜地淌著;沒有汽車的喇叭聲,只有此起彼伏的搖橹聲。無論是煙柳畫橋,還是萍花綠草,都沾染上“湖光煙霭”的意境。
          一只擺渡了幾個朝代的烏篷船靠在岸邊休憩,透過小孔,似乎有唐宋的陽光爭先恐後地傾瀉進來。岸兩邊是樓閣,頑皮的風兒在窗下鑽來鑽去,而窗子一開,撲面而來的便是淡淡的微香何輕輕的讀書聲了。樓閣亭台,小橋水榭,勾畫出一個才子佳人相會的童話。是的,三秋桂子,十裏荷花的江南有太多的绮麗繁華。江南喜歡才子佳人,同樣的感情也藏在佳人的心中。江南少女不知將多少心事密密地繡進了繁複的針腳裏,同樣,那氤氲著水汽的河面也升騰起許多遐想。充溢的荷香在空氣中醞釀,而當這充滿詩情畫意的空氣再也兜不住的時候,便在一個微寒的夜晚,從笛孔中一點一滴地傾瀉出來,是哪家笛聲吹漏了這絕美的詩意?
          此景漫漫,此情綿綿。
          踏足江南小鎮,鼻翼輕翕,輕嗅著淡淡微風,撫摸這一蓑煙雨。石板路上濕潤而光滑,錯落有致的紅磚碧瓦靜默地站著。在晨光微露、槳聲悠悠中,告別高樓大廈,來此扣問古樸的青石板路。江南的小鎮,當真如江南的人一樣融入了水的靈性,如水一般濕潤,也如水一般悠然。
          夢入江南煙水路,行盡江南,體會超然物外的雅趣。一壺綠茶,一壇老酒,一座畫坊,一曲回廊,一鐮新月,一聲玉笛,便打發掉文人墨客的大好春光。一江碧水,走過了多少彎彎曲曲的歲月。江南的水是一條條絲綢,而船兒就像綢緞上的寶石,只要船篙輕輕一點,便從這頭滑到了那頭。彎彎的拱橋煞是好看,橋與水交相輝映,倒形成一幅動靜相宜的美景。橋靜靜地傾聽千年古事,透過橋孔看到的則是波光粼粼、如夢如幻的動感畫面。夜幕升起,一彎明月亮亮堂堂的挂在高空,確切的說,是月輝,而不僅是明月。讓人看見了,就想起家鄉。又或者在旁人看來,是看見了,就再沒有哀愁。但在我,那就是一彎月,照在一座江南的小橋上。我想,月隨人圓,大概就是最好的注解。
          雨,依舊飄揚;風,依舊吟懷。最讓我心動的還是江南的雨了。一絲絲,一縷縷,像細密的線,似乎要將這清麗的景色從天地之間縫起來,永久留在人間。江南是個多情的地方,那雨滴就該是一滴濕淋淋的靈魂,是柳永的遙歎,是王灣的情思?滿天的雨點拉響往事的風鈴,,每一聲寂寞的敲打都是一行讓人痛心的詩句。雨,是水的惆怅。江南的雨,淋淋漓漓,纏纏綿綿,在千萬年光陰間從未斷絕。江南的雨,點點滴滴,灑落成無數春花秋月的過往。流水潺潺,落紅紛紛,江南的雨總能引起幾番惆怅,幾許離殇。撐著油紙傘走在無言的青石板上,我理解了那個結著愁怨的姑娘,理解了那一腔難以言說的愁情。稠密的雨,把江南定格在唯美。
          我想江南之所以有如此魅力,全在她的脈脈溫情吧。這和北方給人的感覺是截然不同的。北方像陽剛的劍、濃烈的酒,擁有酒入豪腸,就吞下半個盛唐的豪氣。北方的人身體裏奔流著澎湃的黃河,生無所息,把生命呼嘯成文字,把青春揮舞生風,換來龍光射鬥牛。而江南給人恬靜安然之感,這裏的空氣是被淡淡的弄堂風吹酥了的。南方人是柔軟的流水,是妩媚嬌娜的柳條。江南容不下戰馬與刀槍,那柔柔的水,只適合飄著輕淡的書香何琵琶古琴的低吟淺唱。天晴時,江南人家會撐著竹竿晾衣被,錦被上繡的蝴蝶、小橋、流水到處都是,好像會耐不住寂寞掉落下來,一掉下來就成了千古絕唱。
          江南是水化作的夢幻,喜歡春意盎然的小橋流水,喜歡叫聲銷魂的杜鵑聲聲,喜歡纏綿悱恻的吳侬軟語,尤其是那水般江南人的溫潤,是同大漠風沙全然不同的另一種風情。或許只有比較來看,才更有弄到化不開的情意吧。
          在曲水柳巷中尋江南,在唐風宋雨間尋江南,在千年文化中尋江南,十選五窺見的只是秀美江南的旖旎衣角,真正的江南,或許還在更遠處積澱,散發著惹人追尋的芳香。
          蘸一角天青色
          聽喧囂中的一段留白
          呼吸在江南溫婉的詩情裏
          好一個纖塵不染的江南!

          本站頭條

          熱門標簽

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1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52 2001